2018年3月

原标题:生二孩需加倍退还独生子女奖金?福建闽侯卫计局:此前规定作废 无需退还

新京报快讯(记者刘洋 实习生卢功靖)已领取独生子女奖励金的家庭如果要生二孩,需加倍返还奖励金?今日,福建闽侯县官方要求生二孩家庭退还独生子女奖励金一事引发关注。下午,新京报记者从闽侯县卫计局获悉,经请示上级得到回复,已领取的独生子女奖励金不再需要返还,此前规定作废。

今日有媒体报道,闽侯县一位市民称,之前因生活条件所限只打算生育一个孩子,遂领取了独生子女贡献奖励金。但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夫妻二人决定生二孩,却被闽侯县卫计局要求返还两倍以上独生子女贡献奖励金。如若不返还,将“发律师函”。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到闽侯县卫计局家庭发展科。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今日向上级请示得到回复,认为原本实施的《福建省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贡献奖励制度实施意见》与国家鼓励二孩的政策没有连续性,所以该《意见》规定作废,二孩市民不再需要退回独生子女贡献奖励金。

记者查询了解到,《福建省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贡献奖励制度实施意见》规定:贡献奖励对象要求再生育或者收养的,必须双倍返还已领取的贡献奖励金,由确认机关撤销资格后,方予审批再生育或者收养。未经审批再生育或者非法收养的,由确认机关撤销资格,并按协议规定三倍返还贡献奖励金。

责任编辑:张义凌

欧洲人的蓝眼睛白皮肤1.4万年前根本就不存在

所有的欧洲人、亚洲人都带有至少1%-2%的‘尼安德特人’成分

北京田园洞人竟然和美洲亚马逊人有着“亲戚”关系?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睡眼惺忪的你穿着拖鞋,

缓缓地走向洗手间

洗漱之际,你朦胧的双眼却立刻变得炯炯有神

因为。。。

镜中的你每天都在向你抛来一个永恒的“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来?”

在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

技术的进步让我们有能力在现实中追本溯源↓

“古DNA”研究,

作为这几年在我国发展迅速的科学领域

将有可能重新书写我国乃至整个亚洲的史前历史!

“古DNA的研究,世界正在看中国。”

而中国的古DNA研究,还得看她——付巧妹。

付巧妹在SELF讲坛付巧妹在SELF讲坛

作为《Nature》杂志评选的“中国十大科学之星”之一,头顶光环无数的付巧妹却是一个绝不随波逐流,个性十足的80后:因对社交媒体无感,差点错过《Nature》邀约;从不喝咖啡,只一杯白开水常伴左右;在德国玩攀岩,在美国练瑜伽。。。作为一个中国人,却帮助重写了欧洲最早的现代人类历史:

“帮助重写了欧洲最早的现代人类的历史,并希望用古人类遗骸的DNA改写亚洲的史前史”

——《Nature》

作为古DNA学界泰斗——斯凡特。帕波唯一的中国博士生,付巧妹虽然年纪轻轻,却已收获颇丰——已然透过小小的古DNA分子,窥探到了古人类世界的诸多秘密:

尼安德特人(左)与现代人(右)尼安德特人(左)与现代人(右)

1.4万年前,蓝眼睛白皮肤的欧洲人是不存在的

1.4万年以后的欧洲人才出现了我们现在都知道的蓝色的眼睛。也就是说,欧洲人在1.4万年以前并不是蓝色的眼睛,而是深色的眼睛,甚至是深色的皮肤。而在1.4万年之后,虽然他们已拥有蓝色的眼睛,但皮肤依然是深色的,真正的淡色皮肤出现的时间比蓝眼睛还要晚。

北京田园洞人与美洲亚马逊人更为相近

出土于北京的田园洞人虽是东亚人,却没有在东亚人群内部找到与其更为接近的群体 。然而,付巧妹的团队在研究美洲土著人时却意外发现,田园洞人相较于美洲土著人中的其他人群而言,竟然跟亚马逊人群更为相近。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当时的东亚乃至整个亚洲,存在着非常复杂的遗传历史。

早期现代人的迁徙路径不是单一的

现代遗传学认为,早期现代人曾两次南线进入亚洲——即早一次仅进入大洋洲,之后一次才进入东亚。

但付巧妹通过一个自西伯利亚发掘的典型样本Ust’ -Ishim,发现早期现代人走进亚洲并非仅仅只有南线。这一样本个体生活于约4.5万年前,是在非洲与近东之外发现的有直接测年的最古老的现代人。根据“南线”假说,如果他是沿南线进入亚洲,那么他理应呈现出后期迁徙人群更为相似的遗传特征,而与早期的大洋洲人更远。然而研究发现,他与现代欧亚人并不存在更相近的联系。

这一研究结果至少说明:早期现代人的迁徙路径并不是单一的,也存在从北部进入亚洲的可能性 。

所有的欧洲人和亚洲人身上都有‘尼安德特人’成分

2010年以前,学界普遍认为现代人完全取代当时的古老型人类而延续至今,两者间没有任何交流。直到2010年,通过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草图,我们才了解到尼安德特人对于现代欧亚人群有1%到2%(甚至更多如1-4%)的基因贡献,这说明当时的现代人与古老型人类是存在基因交流的。

此外,自罗马尼亚发现的一个约4.5万年前的男性现代人个体(oase1),经分析体内含有高达10%的“尼安德特人”成分。付巧妹经过研究证实:这一特殊个体的曾曾曾祖父母中有一个是古老型人类——尼安德特人!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国外待着

付巧妹如今已成为中科院古DNA研究室的主任,从一名参与者到带头人,付巧妹坦言要考虑的事情变得更多了;从多方筹措科研经费到确立下一步的研究方向,再到为团队选拔培养人才,事无巨细,付巧妹都要斟酌再三,从团队的整体角度思考大大小小的问题。

虽然身为一名女性科研人员要时常置身实验室搞研究,但付巧妹并不认为这会打破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平衡。她自信,家庭、事业并非鱼和熊掌,亦可兼顾;用她自己的话说便是:“对科研的热爱,会让你即使是在照顾家庭的同时,还会把工作做得非常好。”

历经七年的国外生活,面对许多国外机构抛来的橄榄枝,她却在事业的巅峰期回到祖国,组建起一支具有国际化水准的研究团队,并取得了一系列丰硕的研究成果。

“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国外待着。”

“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自己定义成国际团队,只不过我们这个国际团队在中国而已,不是说我们中国就比别人要差一些。”

古DNA并不像其它学科一样,能够立刻为人类带来触手可及的效益,这也间接导致了它长时间游离于大众视野之外。然而,人类要想在这长达万年的历史银河中描画出自己的模样,真正认识自己,就必须将目光放得更为长远。而透过古DNA,我们恰恰就能在快节奏的生活当中时不时地停下来,望一望从前那个“精彩”的“自己”。

古DNA本身以及与付巧妹志同道合的古DNA工作者们,值得我们全人类更多的关注!

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中国与俄罗斯周三(15日)向安理会成员散发了一份关于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主席新闻谈话草案,鼓励并支持对话谈判。但这份草案遭到了美国的反对。

在外交部3月16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就“中方为何采取这一行动”回答了记者提问。陆慷表示,“近期朝鲜半岛局势出现了积极变化。这同中方在半岛问题上的一贯主张是一致的,也符合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要求,符合各方共同利益。中方认为,安理会应根据形势的最新发展,发出鼓励和支持对话谈判的积极信号。

“正是基于上述考虑,中方提议安理会就此发表主席新闻谈话,并同俄罗斯一道在安理会散发了主席新闻谈话的草案。”

这份草案的主要内容是“肯定半岛局势出现的积极变化、支持朝韩关系缓和,欢迎美朝拟进行对话接触。同时强调坚持半岛无核化及维护半岛和平稳定目标,重申支持六方会谈等。”

安理会主席新闻谈话与决议不同,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原则上要获得全会一致通过,以显示安理会团结一致。

对于草案被美国反对一事,陆慷表示:“我们一致认为,朝核问题应坚持通过政治外交及和平手段解决,这是安理会成员的广泛共识。中俄主席谈话草案得到了安理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支持。”

俄方事后对美方这一行为表现了强烈不满。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新闻秘书费多尔·斯特日诺夫斯基表示:“美国在不与联合国安理会成员讨论的情况下就反对中俄的主张。这一决定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在朝韩关系回暖的背景下,美国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视觉中国 图)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视觉中国 图)

在特朗普表达了愿与金正恩会面的意愿后,美国政府内部经历了一场“茫然和混乱” 。白宫到了第二天还表现得不太适应。发言人桑德斯表示:如果朝鲜不在去核问题上做出“具体行动”,特朗普将不会见金正恩。

尽管如此特朗普在11日仍坚持了自己的想法:“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没有什么进展,我可能很快就会转身离开。或者说我们可以坐下来,为世界达成最伟大的‘交易’。”

特朗普此前还表示,中方坚持美国应该同朝鲜开展对话的主张是正确的。美方十分感谢并高度重视中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重要作用。如果美国的外交人员连一份基本精神被总统特朗普都积极赞赏的草案都要反对,不知道他们是否能为开启对话之门出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