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原标题:警惕美国把欧盟拉入对华“贸易战” | 新京报专栏

在中国企业越来越多“走进欧洲”的背景下,欧洲人的“隐形贸易战”同样值得警惕,特别是对欧美“合流”要未雨绸缪。

▲欧盟春季峰会上,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左)和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交流。 图/新华社

文|赵柯

3月22日-23日,欧盟举行了为期两天的春季首脑峰会,在美国采取征收钢铝关税以及发动对华“贸易战”等保护主义政策的背景下,贸易成为此次峰会的重要议题。欧洲理事会在会后发布的公报中说,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钢铝关税是不合理的,这种“行业范围”的保护主义措施,并非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的合适办法。

欧洲获得美国钢铝关税豁免

欧洲对美国的这一“委婉”批评,是否意味着在这次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中,欧洲不会与美国联手向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或者至少能够保持中立?

答案并不乐观。经过欧盟以及德国持续的“公关”,美国在最后一刻宣布将暂时豁免对来自欧盟国家的钢铝产品额外征收关税。但美国的“豁免”不是白给的,欧洲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一直在牵头负责与各国谈判,以决定相关国家是否可以被豁免25%的钢铁进口关税和10%的铝进口关税。在关税措施正式签署生效前,欧盟一直在竭尽全力争取豁免。

▲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 图/视觉中国

上周,德国新政府的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和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罗姆先后抵达华盛顿与莱特希泽会晤,商谈“豁免”事宜。根据彭博社的报道,莱特希泽在谈判中列出了欧盟在获得豁免之前必须达到的五个条件。

这五个条件是:第一,欧盟之后对美国钢铝出口不得超过2017年的水平;第二,欧盟需要采取积极措施来应对中国各种“扭曲贸易”的政策;第三,在20国集团(G20)全球钢铁论坛上与美国积极合作;第四,与美国合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对中国的“贸易扭曲”政策提起申诉;第五,加强与美国的安全合作。

很显然,美国想要借此把欧盟绑上其对华“贸易战”的战车上,试图形成“统一战线”的阵势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

欧洲虽反对“贸易战”,但又希望“搭便车”

欧洲人对美国的这一策略心态复杂。一方面,欧洲人反对特朗普以保护主义的方式来处理国际贸易问题,认为这只会导致“两败俱伤”。比如,德国工商协会(IHK)的发言人哈弗斯(Tobias Havers)在接受采访时就认为,特朗普发起的这场“贸易战”最终没有赢家,而德国无论是与中国,还是与美国的经济联系都非常紧密,更是不可能从这场贸易战中有任何“获益”。

但另一方面,欧洲人又有“搭便车”的幻想。他们认为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虽然威胁全球贸易,但是欧洲必须避免激化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只要特朗普没有专门针对欧洲开启贸易战,就应该向美国靠拢,借此与美国合作,共同向中国要求对等的市场准入待遇。

▲欧盟春季峰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左)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交流。 图/新华社

欧洲人认为当前没有必要跟随美国以实施高额惩罚性关税的方式来向中国施压,但欧洲支持特朗普要求对等开放市场的要求。与特朗普高调的“贸易战”不同,欧洲人的做法是进行“隐形贸易战”:给中资企业在欧洲投资增加法律限制和提高监管门槛。

所以,在此次欧盟峰会所发布的公报中,欧洲人“雄心勃勃”地宣布要继续实施强有力的贸易政策,在全球推行欧盟的标准,以寻求建立同一标准的竞技场。为此,欧盟国家首脑们敦促要加快在投资审查和公共采购领域的立法。

欧洲“隐形贸易战”也值得警惕

在中国企业越来越多“走进欧洲”的背景下,欧洲人的“隐形贸易战”同样值得警惕,特别是对欧美“合流”要未雨绸缪。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这已经被人类发展的历史无数次印证。无论是特朗普高调的“贸易战”,还是欧洲人小心算计的“隐形贸易战”,都是力图用封闭的“对抗性”思维去解决开放型世界经济中的新问题,这注定没有未来。

□赵柯(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国家防总启动防汛防台风Ⅲ级应急响应

国家防总发布:今年第20号台风“卡努”,14日20时中心位于广东徐闻东偏南方向约810公里的南海海面上,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1级。预计“卡努”将以每小时20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方向移动,强度继续加强,最强可达台风级或强台风级(12~14级),可能于16日凌晨到上午在广东阳西至海南琼海一带沿海登陆,登陆时强度为台风级(12~13级),也有可能沿琼州海峡穿过。

分析预测表明,台风“卡努”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台风能量快速聚集、强度提升,鼎盛时期正面登陆。台风“卡努”移动路径经过南海区域海温大多在29度以上,有利于强度的维持和加强。预计“卡努”强度很可能在2天内从8级增强到14级,台风中心经过海域阵风可达14~16级,在靠近海南东部时将达到鼎盛期。登陆时风力强度也可能超出预期,成为今年登陆我国的第二个强台风。“卡努”风力强劲、能量充沛、破坏力大,将给海南岛及华南、华东沿海地区带来严重影响。二是台风与冷空气遭遇、共同影响,暴雨点多面广量大。台风“卡努”云系庞大,水汽充沛,强对流云团覆盖范围将超过150万平方公里,其北侧倒槽云系与北方冷空气结合,可能形成以浙江为中心的华东暴雨区和以海南为中心的华南暴雨区,台风云系北侧的降雨强度可能更大。

预计14~16日强降雨将覆盖江淮、江南东部、华南东部南部大范围地区,降雨持续时间较长,海南中北部、广东南部和东部、台湾、福建东部、浙江中东部、上海、江苏南部等地将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海南北部、广东南部沿海、浙江东北部沿海、台湾东部等地累计雨量有120~200毫米,局地点雨量可超过250毫米,部分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超警洪水。

台风“卡努”和冷空气共同作用引发广东、海南和广西沿岸出现风暴潮过程,严重影响岸段为广东雷州半岛东岸到海南岛东北部,严重影响时段为15日夜间至16日上午,广东雷州半岛东岸最大风暴增水为300至350厘米,海南岛东北部沿海最大风暴增水为50至150厘米,部分站最高潮水位可能超警戒。南海北部、北部湾海域将出现6到9米的狂浪到狂涛区,东海、台湾海峡将出现4到6米的巨浪到狂浪区,广东、海南北部沿岸海域将出现3到5.5米的大浪到巨浪。

国家防总于14日22时启动防汛防台风Ⅲ级应急响应。并要求各地有关部门提前安排部署,加大督导检查力度,督促各地认真落实台风防御措施,全力保障群众生命安全,努力减轻灾害损失。国家防总已先期派出8个工作组分赴海南、广东、广西、浙江、福建、上海等省、自治区、直辖市协助做好防汛防台风工作。(央视记者 周伟)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成立水浒市?拿文学作品当地名,也是醉了 | 沸腾

不论是关于宋江的记载,还是关于宋江一伙人的记载,都没有涉及梁山泊。真实的武松并没有上景阳冈打过老虎,打杀的是奸臣蔡京的儿子“蔡虎”。

▲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水浒好汉景区中的孙二娘客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赵清源

施耐庵先生肯定不会想到,六百多年以后,他的文学名著竟然会成为一个地方调整行政区划的理由。

河南省山东商会会长刘继臣在全国省级山东商会会长座谈会上提出,成立水浒市,把跟水浒有关联的县整合一起,统一规划,统一管理,充分发挥文化品牌效益,让游客进得来,留得住,还想来。

如此丰富的想象力,恐怕比莫言的小说还要魔幻。

按照刘继臣会长的思路,金瓶梅市也要呼之欲出了。曾记否,山东省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就因为谁是西门庆的故里而争得不可开交。如今,如要成立水浒市,是否也可以成立一个金瓶梅市?

▲《新水浒传》宋江

关于宋江的记载没有涉及梁山泊

其实,作为一部文学名著,水浒故事早已和现实剥离开来,基本与现有的地方无涉。

在正史记载中,宋江一伙人的活动范围时而淮南,时而河北,时而楚、海州,并转掠十郡,与梁山泊没有多少直接关系。

因为,不论是关于宋江的记载,还是关于宋江一伙人的记载,都没有涉及梁山泊。

比较可信的,是宋江起义的地方大约在太行山一带,这在小说中仍有许多迹象可寻,刚出场的几个好汉——史进、鲁智深、杨志等,都是关西人,《水浒》中也有一节宋江闹华山,便是宋江一伙人本在太行山活动的证据。

还有,在小说中,梁山泊竟然是江州和郓城乃至东京之间的交通孔道:宋江从郓城发配江州,戴宗从江州送信到东京,都要经过梁山泊。

看看地图就知道,梁山泊在郓城之北,江州在郓城之南,从郓城到江州,不会经过梁山泊,从江州到东京,更不会经过。

这些都证明,真实的水浒故事或许与要设立的水浒市地域,关系不大。

真实的武松并没有上景阳冈打过老虎

而且,许多水浒人物也和山东无关。

比如,历史上的武松原系浪迹江湖的卖艺人,“貌奇伟,尝使技于涌金门外”,“非盗也”。杭州知府高权见武松武艺高强,人才出众,遂邀请入府,让他充当都头。不久,因功被提为提辖,成为知府高权的心腹。后来高权因得罪权贵,被奸人诬谄而罢官,武松也因此受到牵连。

高权离职之后,继任的新知府蔡鋆,倚仗父亲奸臣蔡京的权势,在杭州任上肆意鱼肉百姓,草菅人命,百姓称之为“蔡虎”。

武松嫉恶如仇,刺杀蔡鋆,结果其性命,后被官兵捕获,惨遭重刑死于狱中。当地“百姓深感其德,葬于杭州西泠桥畔”,后人立碑,题曰“宋义士武松之墓”。

也就是说,真实的武松并没有上景阳冈打过老虎,打杀的是奸臣蔡京的儿子“蔡虎”。

总之,《水浒》是小说,其伟大之处在于文学性、艺术性,它早已从一时一地抽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文学存在,并不适合作为地名使用。

▲《新水浒传》

水浒文化具有多面性、复杂性

同时,刘继臣会长口口声声的水浒文化,除了传统的“忠义”正面价值观之外,也具有多面性、复杂性。比如,对《水浒》中大量的屠杀描写,一再被学界批评。

学者孙述宇也说过,“他们(梁山好汉)为自身的生存而焦虑得很,记挂着各种被害的可能,很急于解梦以得救援,对女性很不放心。他们的道德也很暧昧,他们不戒杀生与劫财,然而‘义’字不离唇吻,最高的命令是同道互助,是非与利害纠缠得再也分不开。这是一张亡命之徒的庐山面目。”

总之,水浒文化本身是可以进行多义阐释的,这在文学批判中是家常便饭。

没有拿一个文学作品的名字当地名的先例

此前,全国各地的改名、复名现象不胜枚举,比如湖北省襄樊市更名为襄阳市,山东省苍山县更名为兰陵县,湖北蒲圻市更名赤壁市,等等,其中的利害得失难以尽述。

但是,不论怎么改,都没有拿一个文学作品的名字当作地名。无怪乎有人要大赞刘继臣会长的创意了。

毋庸讳言,地名当然具有一定的广告效应,可是,地名也是文化和历史的载体,其更改变动需要有文化和历史的支撑,不能仅仅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而设而改。

所以,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人在介绍自己时,说“我是水浒人”或者“我来自水浒”。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